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為什麼我們要在網路上公佈個資??

Q:為什麼我們要將身份證件,户籍資料,甚至畢業證書公佈到網路上?
A:因為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到處散播非常可惡可怕的謠言誣衊我們的名譽,例如:我們冒用別人的身份…我們不是陳約伸,不是孫淑玲…我們是外勞、外籍配偶…陳約伸是男的,不是女的……
因此我們只好公佈身份證明,搭配户籍資料及畢業證書,證明我陳約伸是女性,從未更改過姓名。我們倆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祖先來自中國大陸,從出生至今54年,每一天都在台灣這個島上渡過。淑玲籍貫屏東,我陳約伸籍貫高雄,我們既非外勞,更非外配!!




Q:為什麼我們要公佈26年前,我們在台北的户籍資料?
A:為了證明我們倆是在一起32年的女同性戀!!這是我們倆所擁有最早的共同户籍資料證明。
户籍資料上以紅線圈劃的就是26年前我們在台北的居住地址,那是我們自己買的屋子,位於吳興街320巷,我們在這裹居住了2年,搬進去不久即感到不對勁,開始懷疑有不明人士在盯梢我們…(詳情見“我們的四季(春)“)……但這並不表示這個做惡集團是從此時此地開始對我們做壞事,或許時間還要往前推,只是我們當時没警覺。但可以肯定的是,打從此時此地開始,這批歹徒做惡的軌跡延續至今,做惡手段一脈相傳,幾乎没有改變:竊聽跟蹤、闖空門偷竊搞破壞(通常是電器用品)、偷裝針孔攝影機、偽造文書影像、隔牆竊聽(包括電話竊聽)竊錄我和淑玲的談話,變造我們的談話內容,再去散播造謠毁謗我們,破壞我們的名譽、人際、工作…所有一切,不論有形或無形!
…最可怕的是暗地裹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事實上我們的生活與人際單純至極,根本不認識他們,也不知道是誰在加害我們)…於是我們被害到莫名其妙,直到今天(2017/7/3)我們倆依然是既無辜又無知的純粹受害者!!



Q:為什麼我們要公佈“同性伴侶證“,且表明我們是純粹女同性戀的事實?
A:因為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這個做惡集團不停在現實中及網路上散播謠言,誣指我們不是同性戀,而是異性戀在網路上假冒同性戀(詳情見"我們在FB的遭遇")…為了證明我們確實是女同性戀,只好公佈同性伴侶證且表明我們是純粹女同性戀,並非雙性戀,更非異性戀!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曾和男人有過性行為,稱為"處女",那我們倆就是"老處女"!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2001年我們自台北搬回高雄之後,才驚覺這批喑中謀害我們的歹徒不僅造謠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還把不知哪來的小孩造謠到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的女同性戀頭上,如此邪惡的犯罪手段多麼變態無恥,匪夷所思,令人做嘔!
因此,無論我們多麼害怕恐懼也要極力表明事實,揭發歹徒的犯罪惡行,控訴到底,即使會喪失性命!(這批歹徒本來就是要謀害我們至死)
而當我們表明事實之後,這批歹徒便造謠我們仇視異性戀、仇視小孩,或者幼年時受過傷害,因此仇視男人,才會變成純粹的女同性戀…
可事情的真相是:我們倆成長過程中從未曾受過"性"傷害,我們的心裡不存在任何陰影,我們沒有仇視男人或小孩,更没有仇視異性戀(我們只仇視這批無端無理加害我們的歹徒,我們不認識他們,也不曾有瓜葛,他們卻以如此變態恐怖的犯罪手法,這麼長久的時間加害我們甚甚,把我們害到一無所有,徹底毁壞我們的人生,如今我們只剩最後一口氣尚未被奪走,這批歹徒依然既不後悔也不縮手,完全喪心病狂,泯滅天良!)……我們天生就是女同性戀,對我們倆而言,這是一種再自然不過的傾向,不是後天造成,因此也絕不可能被改變,即使天地毁滅,宇宙的時間到了盡頭,我們也不會變成異性戀或雙性戀!!




Q:為什麼我們要在門牆上張貼公告?
A:除了公告週知,希望附近的住户不再被這個做惡集團(灣愛街35,39號及其共犯同夥)矇蔽欺騙,能夠知道事情的真相;更重要的是希望被我們以刑事罪提告兩次的歹徒惡鄰(共九人)能夠有點羞恥心,趕快去反告我們…如果我們以不實的指控誣告了他們,他們就應該反告我們,甚至只要拍下我們大門公告的照片,就可輕易提告…不料3,4年過去,歹徒惡鄰因為造了太多謠言,偽造了太多文書影像和我們亂扯關係,做賊心虚,至今不敢反告我們…仗著不肖惡勢力撐腰,警察不會(或不敢)將他們繩之以法,依然不停竊聽跟蹤我們,造謠破壞我們的名譽,伺機綁架謀殺我們,意圖致我們於死,可惡變態至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