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我們的四季(春)

這一年,我們開始懷疑有不明人士在暗中盯稍我們……(我~陳約伸~之所以能夠在多年後依然清楚記得事件發生的時間,是因為我有記錄生活中重要事情的習慣)

    1991年(民國八十年)左右,我和摯友(也是同性伴侶戀人)淑玲搬進台北市吳興街320巷一棟新建的,我們自己買的公寓裡(住址詳見文末户籍資料照片中畫紅線處).由於和前一個房東的租約到期,等不及所有的工事完成,便匆匆進住.搬進去不久,即發生很奇怪的事情.每當夜晚來臨,樓上便會發出椅子拖拉的聲響,很大聲,不斷持續,直到夜半.更奇怪的是,不論我們走到飯廳,臥室,浴室,那聲音還會跟著我們~我們實在好奇,便向建設公司的人員反應,詢問他們樓上是否有人在施工裝潢.那人不僅否認,還打開門讓我們看,證明樓上那戶空空蕩蕩,既無人居住,也無施工痕跡.另一間屋子的工人證實,他們天一黑就走人,晚上並不會留在那裡.經過這一番對談,建設公司的人連說一定有鬼,嚇得趕緊在大門口擺起香案,拜了起來!
    我倆覺得好笑,這世上哪裡有鬼?其實"人"比鬼還可怕.如果樓上確實無人,很明顯地,天黑之後便有人偷偷潛入.可是一間空屋,歹徒潛入,要做什麼?後來漸漸有別的住戶搬入(皆是單身女子),我們和她們無意中聊天,才發現她們也有這種困擾.其中一位小姐甚至上樓拜託樓上住戶,請他們不要半夜不停地拖拉椅子.但樓上住戶否認他們有此種行為.
    1994年初(民國八十三年)我們搬家,仍然住在附近,一棟面對台北醫學院的公寓大樓,六樓,房東姓葉(住址詳見文末户籍資料照片(1)畫紅線處)。住了半年,樓上(公寓頂樓加蓋)搬來一個行徑可疑的男子.自從他搬進,屋頂樓板又開始發出椅子拖拉的聲音.後來自房東處得知,那人姓林,自稱讀北醫.但是在2008(民國九十七年)的夏天,孫淑玲的表姐親口向我們證實,那人其實是徵信社的成員,至於她為何知情?並沒有說明.
    當年我們早就生疑.一個讀醫學院的學生?(除了氣質不像),會有那麼多的空閒嗎?為什麼我們每次從外面回去,都會遇見他?不管白天或晚上?不是在路上就是在電梯間??...
    1995年(民國八十四)春天,我進入某家出版社擔任打字員.在應徵時並沒有提起我曾經在別的出版社寫過小說.因為這家出版社在我心裡,擁有高不可攀的地位,它所出版的雜誌,曾是我早年孤獨憂傷時的良伴.能夠進入其中做一個打字員,已經覺得十分榮幸,實在不敢奢想有一天能夠在那裡出書.但是很遺憾,我才待了幾個月就離職,不是不想留,而是不敢留.因為覺得自己做錯了一件事,寫了一封不該寫的信,造成不該造成的後果,壓力沈重,實在負擔不起.再加上隔壁搬來一個奇怪鬼祟的男子,只要我們一出門,就尾隨跟蹤.我們常因此不敢坐電梯,可是走樓梯有比較安全嗎?好像沒有!!於是我們不是一出門就拔腿狂奔,就是暫時不敢出門.後來我們才發現,這個跟蹤我們的陌生人原來和頂樓那個自稱讀北醫的人是同夥.他們是誰?為何要跟蹤我們?我們感到既疑惑又害怕,在這樣莫名的,疑雲重重的情境裡,我的心情極度混亂,覺得好像有什麼奇怪的事在我們周圍發生,又理不出一個頭緒.我心裡有千百個疑問,卻不知該從何問起;覺得自己應該解釋得更清楚一些,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就這樣,我錯失了良機,隨著日子過去,每一個日子都打下了難解的死結!
    後來我又和曾經合作過的出版社接觸,收到一份奇怪的合約書,條文中透露著不尋常的訊息.我沒有多加詢問,只是退回了合約.多年來,我不住地回想,思索,分析,推測,將諸多疑點反覆整合歸納,我強烈且合理地懷疑,這批至今仍然在背後緊咬著我和淑玲不放的歹徒,對我們做壞事的年歲恐怕久遠到超乎我們想像.我所接觸過的公司,不論職前職後,他們都透過管道去造謠,甚至造謠我的小說並非原創,而是背後有人代筆,還有各種污衊我們人格的謊言.
    謊言欲取信於人,最可靠的方法,應該就是和當事人牽扯關係.在我們渾然未覺的情況下,在我們背後為我們製造了許多誤會,許多敵意,恨意,許多解不開的死結.我倆因此莫名其妙地變成了極度可惡,該死的壞人,而他們(我們不知是誰?)卻變成了大好人.最要命的是------沒有人會來向我們求證!如果有人願意開口問我一句,豈不早就解開我的疑惑?這應該是有心加害我們的歹徒所不樂見的,於是他們必定預備好種種說詞,說服被造謠的人不要向我們求證,並提供種種假證據,以達到欺瞞,並踩踏我們的目的,甚至以此謀取犯罪不法利益.
    在科技發達的今日,要製造各種假證據太容易了.可是為何一般人寧可相信別人所提供的謊言,假證據,卻不肯相信當事人的親口證實?究其原因,恐怕是一般人總認為暗中搜集的情報不論如何必定較接近實情,這恰好提供給有心做惡,陰謀阻擋其中,操弄兩端的歹徒,一個天大的作惡良機.
    那不住拖拉椅子的巨大聲響,究竟是什麼?
    我們猜想--------那應該是竊聽器加上擴音器,加上裝神弄鬼所製造出來的效果!
    究竟是什麼人在那麼那麼遙遠的年代,就開始竊聽我們,跟蹤我們,破壞我們,直到今日?
    我希望~我希望答案很快就能揭曉!!
後記:事實證明,直至今日已經2016年了,我們仍然不知這批在暗地裡長年竊聽跟蹤造謠,以如此變態犯罪手法謀殺我們的歹徒究竟是什麼人? 我們問警察,他們是誰?為何要長年隔牆竊聽我們?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
警察回答 :現在不能告訴你們~~~~
不將他們繩之以法,也不讓我們知道事情真相,眼睜睜看著我們被謀害至死,難道等我們死了之後,我們的魂魄飄到警局報案,警察就會告訴我們事情的真相嗎?!
恐怕也不會!!!!!

本文描述的是我和淑玲真實的人生遭遇,字字真實,絕無虛擬。在所有的離奇事件背後隱藏著集體犯罪的鉅大惡行!! 這批歹徒以隔牆竊聽(包括竊聽電話)的犯罪手法為基礎,日積月累熟悉被害者,如果又能成功詐騙受害者,就幾乎無惡不成就: 無論是暗地裡偷竊,或是表面偽善的搶奪,不論是有形或無形的犯罪利益,也不論是財產或生命、、、
就算受害者識破他們的犯罪手段( 例如我和淑玲 ),他們也不怕,因為歹徒(高雄市灣愛街35號  )曾在我們門前嗆聲,警察及民代都有他們的同夥,而竊聽的刑罰太輕,他們根本没在怕。
事實上他們所犯的罪行絕不止竊聽,竊聽之後的跟蹤,掌控我們所有行動,並造謠汚衊我們名譽(  甚至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破壞我們所有人際,將我們圍困孤立,以種種妨害自由的犯罪手法,早已形同暗地裡绑架我們,這才是最恐怖之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